阎雷烈士:

中尉飞行教官,辽宁大连人,空军学校第十期驱逐组毕业,任空校飞行教官。一九四二年六月四日为阻截日军进犯,奉命炸毁保山惠通桥,做轰炸试验时不幸殉职,时年二十四岁,追赠上尉。这是“昆明·中国空军抗日战争殉国将士墓”碑文关于阎雷生平的简单介绍。阎雷牺牲于1942年5月5日至6月初的惠通桥阻击战及试探性反攻战期间,美国飞虎队老兵回忆中提到,当时所剩不多的P-40E战机原配有可携带6枚35磅杀伤炸弹的弹架,但为了在惠通桥轰炸阻敌,临时改装了可携带俄国产570磅炸弹的机腹弹架。此时作为昆明中国空军官校教官的阎雷,所做的应是类似的试验——这是中国空中抗战筚路蓝缕的艰难时期。日前,南京的张邦雷先生撰文回忆了父亲的这位同期挚友,嘱余予以宣传推介。


阎雷(民国六年,辽宁桓山)

阎雷,这个名字,对于国人来说一定是非常陌生。因为,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抗日战士,是在血雨腥风惨烈悲壮抗战中,牺牲的几千名中外空军飞行员中一位普普通通的飞行军官。然而,他的名字对于我来说,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这个名字伴隨着我的出生、成长直至一生。
一九四三年农历五月二十九日,天气很热。大约在中午時分,我出生在四川省長江边上,一座四季分明宁静闭塞的小城---江安县东街名叫“乃庐”的大院里。我岀生時,父亲没有在母亲的身边,而远在印度的腊河机场空军基地(今属巴基斯坦即拉合尔)的空军军官学校印度分校,担任学校主任办公室秘书兼飞行教官,负责训练在美国培训结束后,陸续返回腊河基地的几期中国空军飞行人员。训练结束后,这些空军人员陸续通过著名的“驼峰”航线回国,编入中美空军混合团,与美国空军人员一起投入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原来,那个時候,父亲是在干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大事情。父亲虽然不在母亲的身边,亲眼目睹我的出生,然而,我的名字——“张邦雷”,还是父亲亲自给取的。名字中的最后一个“雷”字,是父亲为纪念他空军军官学校同期挚友、一九四二年六月四日牺牲在抗日战场上、年仅二十四岁的阎雷叔叔。
阎 雷,原名阎承志,为了住在东北沦陷区家属的安全改名为阎雷。他是辽宁省大连市旅顺水师营人。1918年出生于农村一个书香门第家庭;祖父是农村的一位教私塾的老先生;父亲开始亦在洋学堂教书后转在实业界工作;母亲是一位慈祥的农村妇女;他有两个姐姐和八个兄弟;他在兄弟中排行老三。他自幼受严慈庭训,能勤奋习读,有探索精神。
他在水师营小学毕业后,時逢“九一八”事变发生。昼夜间,山河易帜,东北沦丧。他不甘心做亡国奴,私自离家出走,流亡关内,后考入天津南开中学。
当時南开中学是一所抗日爱国意识较浓厚的学校。他在学校不仅努力读书,同時,也积极参加学生活动,进行抵制日货的宣传。假期里,他常和同学深入农村,边帮助农民劳动,边进行抗日救国的宣讲。渐渐地他也意识到,光有口头宣传和笔杆子揭露,还不能打退敌人收复河山,只有团结广大民众,拿起槍杆子,才能打败日寇,于是他愤而投笔从戎。
1936年夏经学校保送,他考入了空军军官学校第十期,到南京小营空军军官学校空军入伍生营受训。翌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入伍营迁到江西南昌。1938年初,他转入空军军官学校柳州分校(后改称初级班)接受初级飞行训练。经历了从入伍生营到空军军官学校的漫长岁月,终于如愿以偿开始学习飞行。也就是这个時候,阎雷叔叔和我父亲成为同期学友。由于他学习刻苦,待人诚恳热情,乐于助人,性格与我父亲很是相似,因此他们在面对初级飞行训练,淘汰率很高的的飞行学习中,经常一起交流飞行心得,相互鼓励,进步较快,飞行都比较顺利,在共同的学习和生活中他们也成为了挚友。
柳州,地处桂中平原,银衫流翠,秀峰突起,一江如帶,澄澈的清水缓缓注入她的胸房。只有熙攘的逃难人群和奔流不息后军车,不時还夹杂着凄厉的空袭警报,打破了这岩溶谷地的静寂,显示出战時的紧張气氛。分校的机场,两边靠山,中间一条平谷,平坦宽畅。阎雷叔叔和同学们就在这里互相勉励,潜心学习飞行原理、航空机械、通信、气象和兵器等学科,努力钻研技术。1938年9月13日,在柳州,日机来犯,飞行教官洪炯桓(海外华侨,航校五期毕业生)升空迎击,他单机奋战,被三架敌机团团围攻。在纵横飞洒的弹雨中,他上下翻滾,英勇应战,卒以寡不敌众,血洒长空。阎雷叔叔和父亲等众多同学目睹洪教官英勇无畏,以身许国的爱国精神,十分敬佩,同時也深感作为一个爱国军人,必须掌握技术、战术,才能狠狠打击敌人。当時,由于父亲曾留学日本学过飞行,正在翻译一篇日本陆军航空队出版的(单座驱逐机空中相互战斗法),学校刚开完洪教官的追悼会后,同学们情绪激愤,阎雷叔叔就催促父亲赶快译出该文,表示要化悲恸为力量,为寄托我们的哀思就要研究敌人的空战战术,他说知己知彼,才能更好地打击敌人。父亲在同学们的激励下及同期同学高祥松叔叔的协助下,日夜奋战,终于在最短的時间内完成译稿,由空军军官学校分三期发表,后又由学校出版了单行本,父亲翻译的这本教材,在学校教授飞行战技术学习中发挥了较大作用,获得了全校师生的好评。
以后转入云南蒙自接受中级飞行训练。学习期间,阎叔叔和父亲、高祥松、張汝澄、赵鸣连、刘立维、林恒等同学一起研究日寇的侦察机、驱逐机、轰炸机的性能和使用战法;向一些有实战经验的教官请教怎样才能打下更多的敌机。中级飞行训练结束后,阎叔叔和十期同学们转入昆明空军官校高级班接受驱逐机训练。飞行中,他很重视空中射击的基本训练。同時向空、地靶实弹射击成绩好的同学虚心请教,他认为,艺高人胆大,基本功过硬了,才会更勇敢。经过不断摸索、实践,他大胆地提出了改进地面飞靶弹射装置的建议,从而提高了飞靶射击辅导训练的效果,受到学校的表扬。
1940年3月10日,第十期驱逐组飞行生毕业了。阎叔叔因毕业成绩名列第三、飞行单科成绩第一而获奖。在毕业典礼上,他奉命表演了个人的飞行特技,受到大家的称赞。毕业后驱逐组的同志留在昆明,一边进行部队战斗训练,一边担任昆明的空中警戒任务。
1938年,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后,从1939年夏开始,日本侵略军就经常派飞机深入重庆等西南大后方城市狂轰濫炸。不仅严重影响了后方抗战军民的生产与生活,而且使无数无辜的老百姓的生命财产遭受巨大破坏。炸弹雨下,血肉横飞,城市一片瓦砾废墟,惨不忍睹。由于日军战斗机的续航時间短,因此,当其重型轰炸机深入重庆時,常常没有战斗机掩护,而是采用九架或九架以上大编队列成楔形跟进队形,飞机的前后左右,用自身火力互相掩护,构成密集的火网,以阻止我驱逐机的攻击。当時中国空军许多飞行勇士,不畏強敌,升空截击,奋不顾身,屡屡冲向敌机的炽烈火网,打击敌人机群,取得不少战果。然而,敌众我寡,加之我飞机性能落后,如当時我们驾驶的苏式E-15驱逐机,最大時速才280公里,法制地瓦丁和苏制E-16速度虽稍大一些也仅400-450公里,略高于日本九六式轰炸机380公里的時速。但我载油量少,留空時间短,基本上都是处于非常劣势的地位,所以几经拚博,到1940年時,有限的中国空军力量已消耗殆尽,飞行员和战斗机的损伤都很大。又由于敌人的封锁和财力有限,飞机的补充也很困难。剩下的飞机已经不多,只有伺机升空迎击。在此情况下,侵华日军空军就更无所顾忌,昼夜派机入川肆虐,重庆除有大雾外,几乎天天有空袭,甚至一日数次。日军轰炸机编队来時,少则几十架,多则近数百架,黑压压的一大片,对重庆作地毯式轰炸,妄图毁灭这座城市和摧毁中国人的抗日意志。阎叔叔面对敌人的猖獗,义愤填鹰,心急如焚。他从昆明写信给他二哥说:“由于军队无能,老百姓被迫背景离乡,流离失所,连我们这些称之为‘天之骄子’的飞行员也被迫东奔西躲,有如丧家之犬,怎不令人痛心,这是我们中国军人的奇耻大辱。国恨家仇不能报,枉作一个军人。”于是,他下定决心研究如何用我少量驱逐机打击敌军大编队轰炸机群的空战战术。经他孜孜不倦的苦心钻研,反复计算和演练,终于提出了一种空军反轰炸的方案。即以苏式十公斤重的小型炸弹,安上定時引爆装置,系上小降落伞,按次序排列悬挂在驱逐机机翼下,然后升空,按照事先计算好降落伞开伞時间,定時引爆的時间,投弹点和爆炸点的位移距离和敌机群保持一定高度差及相对速度等数据,从敌机群射程以外的前上方占位,采取迎头投弹攻击。由于降落伞的排列顺序不同,降落的時间则不一,加之不同的定時引爆時间,便可以在敌机群前方构成一个立体爆炸火网。当敌机群进入時,空中炸弹一齐爆炸,从而杀伤敌机,并迫使余下敌机分散逃窜,以利我驱逐机各个歼灭。
阎叔叔在当時敌众我寡的战况下提出的这一战法,无疑是一种以少胜多的好主意,引起了战友们的极大兴趣,也受到当時空军官校领导人的支持,并确定由阎叔叔专门进行实验,测定计算出投弹诸元的数据。当時,由于科技落后,没有可参考的资料,条件十分困难。他深入兵工厂,请教技术人员和工人师傅,共同研制小型定時炸弹。曾在昆明滇池上空多次进行空中爆炸试验,获得成功。在研究我机投弹队形時,空军官校教育长張有谷提出可用“V”字队形,从上方楔入“V”字形的轰炸机群,实施投弹。
1940年夏,阎叔叔以准尉见习官的身份被调到驻重庆白市驿机场的号称“皇家空军”的第四大队,向选定的分队长以上人员介绍“空中轰炸敌机群战法”,讲解定時炸弹的性能、降落伞的悬掛以及空中爆炸的装置和使用方法等,引起大家的极大兴趣,又共同研究了攻击队形、进入方式、占位攻击的高度差和应保持的相对速度和投弹距离等等。随后由阎叔叔担任假想敌机,由6架E-15进行对头攻击。经过这次空中模拟试验,证明这一战法是有效的。关键在于保持投弹的高度差和投弹的相对距离。因为空中的引爆時间是固定的,高度掌握不准或投弹時间提前或拖后,都会直接影响爆炸效果。为此,并请重庆兵工厂赶制了一批根据阎叔叔研制的空中爆炸的炸弹。
1940年8月20日,敌机二十多个九机编队,再次肆虐重庆,一长条敌机纵队阵势,似一片乌云压过来。它那数百挺机枪可形成一面大火网。四大队的勇士们怒不可遏。尽管处在敌优我劣的形势,他们在郑少愚大队长的率领下,驾驶苏制E-15型驱逐机,腾空迎敌,准备用新战法---空中轰炸来打击敌人。二十一队队长柳哲生带领的五架飞机,都挂上了空爆小炸弹。当他们爬高到4000公尺時,敌机群临空,正在其前下方1000公尺。于是柳队长带领的五架飞机立即编成“V”字队形向敌机群俯冲,当冲到距敌机大编队200公尺上空時,投掷了全部炸弹。炸弹在敌机上空全数爆炸。无数爆炸的火光,散射出一片黑烟。顿時空中震吼,烟雾迷空,爆炸的气浪猛烈的冲击着敌机,使敌人惊慌失措,不知是什么新式武器,狼狈折回逃窜。空中爆炸成功了,这亦是空战史上的首创。阎叔叔因此也受到了当時国民政府最高军事当局的嘉奖。这次用空中爆炸法攻击敌机大编队,只可惜由于提前量稍大,敌机尚未完全进入杀伤威力圈時,炸弹就在敌大编队前方爆炸了,没有收到预期效果。即便如此,经历这次空战后,敌机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地使用上百架的大编队来重庆进行轰炸了,因此,重庆一带的上空也安靜了一些日子。
1940年,阎叔叔被调回昆明空军官校,担任驱逐机机组飞行教官,兼任学生队的区队长。此時,我父亲也在该校任飞行教官,他们俩在一起的日子也多起来。父亲对阎叔叔的评价是平易近人,教学认真、热情,心中象一团火,他始终不忘祖国的苦难和老百姓的痛苦,以及做为一个军人的职责,他们俩有太多的共同语言、抱负和追求。由于两人表现优秀,深得空军官校教育长、后来的空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王叔铭的器重。在教学之余,阎叔叔仍与同学们继续研究改进空中轰炸的技术和战法。
1941年12月,日军实行南进政策,突袭珍珠港,发动了太平洋战争。为了加速解决中国的军事行动。1942年3月8日,日军攻陷了英属缅甸北部重镇密支那,5月31日,日军又攻占缅甸北部交通枢纽腊戌,从而彻底切断了中国与英美盟军联系的最后通道中缅公路,并继续侵占滇西的龙陵、腾冲,妄图偷渡怒江。保山危急。当時,这条唯一的国际通道,沿途存放有大量武器、弹药和汽油。途中还有大批逃难回国的华侨难民。如不阻止敌人的进攻,必将造成无数生命财产和军用物资的损失,形势相当危急。可是当時,只有一些地方部队在云南保山以西的惠通桥据河阻击。惠通桥是怒江上的要津,滇缅路西入云南的咽喉之地。由于敌军频繁攻击,守军已渐不支,紧急要求空军支援。驻昆明的中国空军派出轰炸机中队前往出击,但受损伤颇大。此時,阎叔叔正在研究延期炸弹。他想,日机频繁袭扰,如果能用延期炸弹去敌占区破坏其机场和交通运输线,使之惊魂不定,就有可能減少敌机空袭的次数和敌军前进的速度。炸弹延期爆炸的关键是引信。他曾多次试验,常弓身在霍克飞机机翼下,拿着雷管、秒表利用飞机试车的风力来测定保险帽被吹掉的時间。利用机械式装置,但因不耐落地時的冲击,都失败了。此時,昆明空军司令王叔铭命令阎叔叔驾驶美制霍克型战斗轰炸机,冒着敌军的密集炮火,单机超低空突然攻击惠通桥之日军。虽予以重创,但不久敌更猖狂。于是,他再次奉命炸毁惠通桥,阻截敌军进路。他决心将数秒钟即爆炸的定時引信定位装在重磅炸弹上,用超低空飞行将炸弹投掷于桥头西。为使其准确命中爆炸,只好事先取掉炸弹的空中保险装置(因高度太低,炸弹坠落時来不及吹掉空中保险装置,则炸弹触地時不能爆炸)这是十分危险的措施。但军情火急,他顾不得个人安危,毅然决定采用此法。
出击前,他先进行一次试验。1942年6月4日,他从昆明巫家坝机场掛弹起飞,由于炸弹和挂弹架不配套,他只好用铁丝临時捆了捆。当時,机场场地凹凸不平,掛弹的飞机颠簸地滑到了起飞线,正滑动加速,准备起飞時突然一颗炸弹脱落爆炸。阎雷叔叔以身殉国,年仅24岁。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阎叔叔牺牲后,空军军官学校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宣佈他为抗日空军烈士,从空军中尉晋升为上尉,还专门为他写了专刋并谱写了一首挽歌。送葬那天,专门派出三架教练机,翼尖挂着长幅黑布条,在空中伴送。遗体安葬于昆明抗日空军烈士墓。为了纪念他,学校将运动场命名为“阎雷场”,并在学校中山室专辟一角,称为“阎雷角”,展出他生前研究的空中爆炸伞弹、延期爆炸弹以及由他设计的天文仪、射击台架等,还有他仅有的两件衣服。
他是一颗倏逝的火星,尽管它的光亮是那样微小,它仍然是发过光的星。
阎雷烈士的英雄事迹,激励着他的战友和同学们在尔后的抗日斗争中,英勇杀敌,喋血蓝天,“长空万里复我旧山河”。
一直以来,我就有一个心愿,要寻访这个我从未谋面、但一生都在伴随着我成長的烈士叔叔安葬的地方。虽然,在南京紫金山北麓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墓地上,建有一块阎雷叔叔的墓碑,我每年都要前去瞻仰,但这毕竟不是他遗体安葬的地方。经多方打听、寻访,终于在2014年冬季,就在昆明市人民政府刚修建不久的“中国空军抗日战争殉国将士墓“的地方,找到了阎雷叔叔安葬的墓地。在巨大的墓墙上醒目的刻有“阎雷“的名字及简介。面对由数十名抗日英烈遗骸集体埋葬的巨大坟墓,我鞠躬致敬,思绪万千,心中默默的祈祷:阎雷叔叔安息吧。
我就用当地墓地的墓志铭来结束我这篇纪念文章——
“昆明•中国空军抗日战争殉国将士墓”墓志:昆明中国空军公墓始建于1938年,原位于小麻苴村龙树庵东侧,是抗日战争時期全国设立的8个空军公墓之一。该公墓安葬有抗日战争時期隶属于中国空军系列的中央空军军官学校、美国志愿队(亦称“飞虎队”)、航空第五总站、空军笫五路司令部等单位在对敌斗争中英勇牺牲或因公殉职的100余名官兵。抗日战争胜利后,安葬于该公墓的中国空军美国志愿队飞行员的遗骸起运回归美国。1954年由于建设需要,小麻苴村中国空军公墓迁移至长春山现址。据相关资料,迁葬于此地的墓计有80余冢。因历史原因,疏于管理,墓冢遭到损毁。为缅怀抗日战争中牺牲的英烈,昆明市人民政府决定重修长春山空军公墓,定名为“昆明•中国空军抗日战争殉国将士墓”。抗战英烈永垂不朽!铭曰:滔滔滇海,莽莽青岭。抗战英魂,安息于茲。民族气节,高山仰止。前事不忘,后世之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