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心声:
三年前,我按父亲档案材料中提供的线索,寻访他的抗日足迹,寻访到重庆一个叫“白市驿”的小地方。就是这个不显眼、早已被人遗忘的小地方,在抗战时期是美国飞虎队在后方前沿的指挥中心,它和湖南的芷江飞虎队基地构成了保障后方的屏障,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而我看到时,其景象却已面貌全非,基地早已被乡镇工厂占据,只留下当年勇士们种埴的两棵香樟树和他们当年使用过的两个大水井。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知道这个历史遗迹,但他们也无能为力。回家之后,我思绪万千,一气呵成写了一篇感想——《谢谢你,美国大兵》。因为是当年飞虎队队员拍摄的白市驿基地老照片,才让我看到父亲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的真实面貌。

中国抗战爆发初期,太平洋战争尚未开始,美国当局对于日本向中国发动侵略战争持观望态度,而当时就有以克莱尔·李·陈纳德飞行教官为代表的一批美国青年人,在美国罗斯福政府的"默许"下,以私人机构名义,组织美籍(航空)志愿大队(简称AVG,中国人称之为"飞虎队")来华参战。这批美国青年人,离开故乡,漂洋过海来到战火纷飞血雨腥风的中国,和中国军民一起参加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正义战争,他们奉献了青春岁月,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在长期的战斗中,美国"飞虎队"队员们也和中国军民结下深厚的战斗友谊,当飞行员坠机跳伞后,当地的老百姓都积极踊跃救援,甚至不惜牺牲自已的生命。正如陈纳德将军生前在其妻子陈香梅女士协助下撰写的回忆录中所说:"中国人的友谊最宝贵的表现,莫过于在日军占领区救援被击落的美国飞行员和从那些地区不断地送来情报......他们当中有共产党人,有独立游击队,也有国民党分子。"由于新四军、游击队和人民群众在敌后战场的救援,“在日军阵地后方降落而未死的美国飞行人员,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五被送回基地”。

2010年9月7日在中国湖南省芷江县飞虎队记念馆,站在陈纳德将军的雕像下,陈纳德将军的孙女、陈纳德纪念馆馆长内尔·卡洛韦说:"在我的印象中,爷爷是位慈祥和富有爱心的老人,他总是谆谆教导我们:做人要乐于助人,勇担正义。他组建并率领‘飞虎队’,放弃富足安宁的生活,离别家乡和亲人,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援华抗日的伟大事业中,为中国人民抵御外辱、实现和平作出了应有贡献,与中国人民建立了深厚真挚的友谊,这种友谊历经生与死、血与火的洗礼,成为中美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桥梁和纽带......几十年来,中国人民一直没有忘记陈纳德将军和‘飞虎队’,没有忘记他们为中国抗日战争所作的努力和贡献,使我和家人非常感动。今天,为陈纳德将军塑立雕像,是对他在天之灵的告慰,更重要的是可以教育和启迪后人不忘战争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说得多好!她不仅说出了中国人民的心声,同時也说出了美国人民的心声,更是说出了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心声!

也许,国人对艾伦·拉森和威廉·迪柏两名美国青年是陌生的,因为他们是千百位美国飞虎队队员中普普通通的成员。然而难能可贵的是,他们不仅与我们的父辈在我国领空上英勇顽強共同抗击"倭寇飞贼",还使用来中国时刚发明不久的柯达彩色相机,在与中国军民交流过程中用相机拍下了当時中国的风土人情,也拍摄了他们在中国的生活战斗场景,为我们留下了极其宝贵的彩色历史图像资料,尤其对我来说就显得更为重要,这件事情的来由还要从我的父亲张安汶说起。

我的父亲张安汶是四川省江安县人,出生在一个安逸富裕的家庭。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初期,我的父亲那时年仅二十二岁,就毅然吻别出生才几个月的女儿(我的大姐),告別结婚才一年多的妻子(我的母亲),满怀一腔爱国热血,为拯救民族报效国家,义无反顾地告別了父亲(我的祖父)、离別了家乡投奔国民革命军空军,走上抗击日寇的战场。"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父亲之所以投奔国民革命军空军,是因为一九三五年,父亲在留学日本时,立志要学习一项战斗技能——航空飞行的缘故。有父亲在一九三五年春于日本东京写下一首诗为证。诗曰:"东京言志——禀呈先父家书附诗:万里梅花一笑同,洪波骇浪喚儿东。青云意气钦三凤,白雪才华羡八龙。不是屠刀惊梦幻,安能投笔慕从戎。为求虎子虎穴闯,壮志凌云试御风"。

我出生时的一九四三年六月底,父亲没有在母亲的身边,也没有呵护我这个刚降生到人间的婴儿,而远在印度腊河机场空军基地(今属巴基斯坦)的空军军官学校印度分校,担任分校主任胡伟克将军(后任空军军官学校校长)办公室秘书兼飞行教官,负责训练在美国接受培训后,陆续返回到基地的中国空军军官。结束训练后,这些空军人员再通过著名的"鸵峰"航线回国,编入中美空军混合团,与美国空军人员一起投入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后期,父亲由当时的中国空军副司令王叔铭将军亲自下令,调入中美空军混合团司令部情报科,职务是空军中尉二级参谋,成为中国人民敬重的美国将领陈纳德将军麾下的一名"飞虎队"队员,奔走于重庆市白市驿司令部基地和湖南省芷江县空军基地之间。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父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他这段最值得骄傲自豪的历史,从来没有对外说过,对我们子女也极少提起,我是在几十年后,查阅了父亲的"档案材料",才知晓这段历史事实。

01.我(作者)在重庆白市驿镇政府广场上留影

02.我在重庆白市驿镇政府广场上留影,背后是"飞虎队"雕像牆

直至"古稀之年",我为追寻父亲的抗战足迹,走访了湖南省芷江机场中美空军混合团基地,以及重庆市白市驿司令部基地時才深刻地认识到,父辈们当年抗击日本侵略者艰苦卓绝的战斗环境和献身精神,以及和美国年轻空军战斗人员结下的深厚友谊。特别是,当我站在当时中美空军混合团司令部旧址——重庆市白市驿区含谷乡三重村时,这里早已是物是人非,几无旧迹,只看见了当年中美空军混合团司令部人员使用过的两口水井及种植的几株香樟树。经历了这么些年后,香樟树早已枝繁叶茂高大挺拔,象一位经历了战斗洗礼的历史老人在向我叙述当年的艰辛环境。

03.重庆白市驿中美空军混合团司令部基地使用过的水井(遗跡)之一

04.水井(遗跡)之二

05.中美空军混合团司令部基地留下的香樟树

06.留下的香樟树

此时此地此情此景,我感触颇深,思绪万千。我真心地感谢威廉和艾伦两位飞虎队员留下的彩色相片,还原了当时的历史场景,才使我清楚地看见了父亲当年的战斗足迹。对着天空和大海,我要真诚的喊一声:谢谢你,美国大兵!

附:我拍摄的重庆白市驿基地现状(图见前面)及两位美国大兵拍摄的当年重庆白市驿基地(图见下)。 07.重庆白市驿空军基地入口,木桥前面的草棚是岗哨所在(威廉。迪柏摄)

08.第14航空队在重庆白市驿基地的营房是干净稻草顶平房(艾伦。拉森摄)

09.重庆白市驿基地指挥部(威廉。迪柏摄)

010.美军第14航空队重庆白市驿基地指挥部(威廉。迪柏摄)

011.站在营房外的艾伦和他的战友(威廉。迪柏摄)

012.威廉坐在重庆白市驿机场工地的碾子上,望着起降的飞机(艾伦。拉森摄)

(注:关于“飞虎队”——“飞虎队“不是部队番号,也是本来就没有的。只是昆明百姓误把前期美国空军志愿队队标鯋鱼图案当虎嘴,而把美国空军志愿队称为“飞虎队”。叫习惯之后,又将“飞虎队“叫法沿用到后期的中美航空联队。)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